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官方微信
    微信公众号 添加方式:
    1:微信号(shimuwang_net
    2:扫描左侧二维码
  • 手机访问
  • 世穆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查看: 894|回复: 7

    《归真的路》——穆斯林老爸的口述史(连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

    帖子

    6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1
    QQ
    歌声的翅膀 发表于 2018-1-27 15: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扫一扫关注世穆网官方微信
    本帖最后由 退休皇帝 于 2018-1-27 18:52 编辑


    中华民族缺少平民的历史,尤其是缺少平民穆斯林的历史。
    我追寻着穆斯林老爸的沧桑人生,希望能抵达他心灵的门前。
      ——题记
                一、“东南楼”里的童年
        济南是一座老城,老城区南的千佛山过去叫历山,所以济南老城也叫历城,我的青少年都是在济南城里度过的。济南是穆斯林最早来山东的居住地,济南的穆斯林有两大居住区,城区在西关那一片,城郊在党家庄周围。
        西关的穆斯林,最早叫色目人。元朝将统治的人口分为四等,蒙古人自然排在一等,色目人的地位在蒙古人之下,居汉民和南方人之上。色目人不是一个民族,是指不同肤色、不同名目的人。到底有多少人种,详细的我说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都来自蒙古人征服过的地方,包括现在的阿拉伯人、波斯人、突厥人。据老辈人说,色目人中多数是波斯人,中国起初称伊斯兰教为“大食教”,大食是波斯语的音译,波斯就是现在的伊朗。
        色目人,这是元朝皇帝的叫法,民间叫“回回”。后来,色目人和蒙古人、汉民通婚,这才有了回民、回族。当时朝廷很器重色目人,上层的色目人不是军队的将领,就是朝廷的官员,要么就是商人。我岳父李家的先祖当过明朝的“千总”,奶奶娘家的先祖是晚清的翰林。
        党家庄位于济南老城的西南向,距离有10几公里。明朝年间,西关的党姓穆斯林搬到这里定居,所以叫党家庄。民国时期,历城县有12个乡,邵二乡的地理位置最为重要,津浦铁路济南这一段全在邵二乡地界。乡公所虽然设在邵二庄,但中心却在党家庄,济南西南郊有名的张家胡同、李家楼、杨家寨子、法氏家族都在党家庄。这些情形以后再说,我先讲我们王姓穆斯林。
        族谱上说,党家庄穆斯林王姓的第一代先祖叫王三阳,清朝初年从山西洪洞县老鹳镇来到济南谋生,被好心的阿訇收留,当了一名“海里凡”,“海里凡”就是阿訇的学生。王三阳很勤奋,不几年就学成功课,成了一名挂幛阿訇。“挂账”就是毕业了,阿訇挂了账,念经才带响。康熙年间,王三阳被党家庄清真寺聘为阿訇,直到雍正年间归真。嘉庆年间,后人为先祖王三阳立了一方石碑,这方石碑现保存在刘家林的清真寺内。
        刘家林在党家庄的南面,自王三阳的孙辈起,开始在这里开垦种地,经过几代的繁衍,刘家林成了济南近郊独一无二的王姓穆斯林村,王姓也成了党家庄一带穆斯林中的大族。一个村庄,清一色的王姓,清一色的穆斯林,那是很厉害的。
        我爷爷是希字辈,大名王希*,是先祖王三阳的八世孙。到我爷爷这,王姓穆斯林是一个拐点。自明清到民国时期,党家庄拢共有两栋楼,一栋是党家庄的“李家楼”,另一栋是刘家林的“东南楼”。这座楼,在刘家林村的东南边,所以就叫“东南楼”。
    “东南楼”是我爷爷张罗盖得。马克思说过一句话,叫资本的积累是血淋淋的。爷爷盖楼的钱没有“血淋淋”,全是来自种地卖粮和做买卖。种地全凭一家人下力,做买卖呢要靠人脉,小买卖在十里八乡,大买卖要去城里,爷爷的连襟在济南城里做官,一年总能做成几桩大一点儿的买卖。所谓的大买卖,就是为城里的清真寺和官府的穆斯林送牛羊肉。这样下来,爷爷独立门户后,用了十几年的光景就成了刘家林的“首富”。
    富裕人家门前常听喜鹊叫,贫穷人家的屋顶常洛寒号鸟。日子过顺当了,往往是一顺百顺,家产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过去,人有了钱,除了盖房就是置地。有房有地,自然有名气,儿子好娶,闺女好嫁。爷爷家除了除了一座“东南楼”,还有近百十亩地,是刘家林独一的大户人家。
    爷爷膝下有三儿两女,父亲排行老大。父亲受过私塾教育,识文断字,长得也一表人才,不到三十岁就当了邵二乡乡长,掌管七十二个半村的事物。父亲当了乡长,“东南楼”的名气更大了。树大招风呢,那时南部山区闹土匪,刘家林就在山根底下,我们家的“东南楼”就被山里的土匪盯上了。  
    一天夜里,父亲外出办事不在家,那会三叔还在外面上学读书,家里除了二叔,就是爷爷、奶奶和两个姑姑。半夜里,七八个土匪爬墙翻进了院子,二叔虽是在家务农,但也有一身功夫,他手持三节鞭打开屋门,列开架子就要动家伙。闻声起身的爷爷看在眼里,他立马呵住了三叔。
    爷爷见过一些世面,他知道当土匪的虽心狠手辣,但大多是为财而来,于是就把领头的土匪请进正屋,边看茶边便套土匪的话。果然,这些土匪是来绑票勒钱的。条件谈好了,土匪就把三叔绑走了。土匪临走时撂下一句话:“明天日头落山前,一手交钱,一手放人,否则就撕票”。
    “东南楼”里炸锅了,就连平时很强令的奶奶也没了主张。爷爷性格温和,但这会却很果断,他连夜派族人去找父亲。父亲赶回家那会也是一筹莫展,几十块袁大头好说,问题是南山里好几伙土匪,不知到底是那一伙干的。土匪说是些草莽但也很鬼,他们知道绑票是重罪,一旦被官府捉拿,不是掉脑袋就是蹲监狱。所以他们只说是山里来的,至于名号和地址不透露半个字,就是让你自己去找。
    父亲尽管是一乡之长,但弄清土匪的确切消息还是费了一番周折,白道黑道,能用的关系都用上了,直到天过晌了才传信来。父亲派人带上的袁大头急忙进山,待赶到土匪约定的一条河边时,日头已经落山,二叔被五花大绑跪在沙滩上,身前是一个一人深的沙坑,就等土匪头发号司令。
    分享到:

    签到天数: 1632 天

    连续签到: 19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1120

    主题

    9408

    帖子

    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8152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论坛元老

    退休皇帝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8-1-27 18: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时候时局不稳,土匪多如牛毛,往往大户人家都会受到他们的骚扰,我家当时算是殷食人家,我的太爷多次受到土匪的绑票。
    爱国、爱教、爱人民、爱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歌声的翅膀_DPSG 发表于 2018-3-7 20: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退休皇帝 发表于 2018-1-27 18:56
    那个时候时局不稳,土匪多如牛毛,往往大户人家都会受到他们的骚扰,我家当时算是殷食人家,我的太爷多次受 ...

    国家动荡,百姓遭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歌声的翅膀_DPSG 发表于 2018-3-7 20: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二叔被赎回家后,父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宅院一角修起了岗楼,岗楼上有枪眼,还买了两条枪,夜里有人轮班看家护院。看家护院的是二叔和一名长工,父亲交待二叔,土匪来的话就朝天放枪,不能打人,吓跑就行。说来也怪,“东南楼”只从修了岗楼,就再也没有招过土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632 天

    连续签到: 19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1120

    主题

    9408

    帖子

    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8152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论坛元老

    退休皇帝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8-3-7 20: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歌声的翅膀_DPSG 发表于 2018-3-7 20:16
    国家动荡,百姓遭殃。

    是啊,时局动荡,百姓遭殃,知感真主,我们现在生活在这个和平的国家,有敝身之处,衣食无忧,怎能不感谢真主所赐。
    爱国、爱教、爱人民、爱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歌声的翅膀_DPSG 发表于 2018-3-10 20: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扫一扫关注世穆网官方微信
    父亲接到口信时,还在济南城里,口信是通过地下组织传的。党家庄地下党情报组织的负责人叫张廷勋,他和张廷信是亲兄弟。张廷勋接到弟弟的口信后,就立刻派人给我父亲传信。当时父亲在城西关的北大街开了一家皮货公司,他放下生意骑上老鹰牌自行车就往家赶,主要是安排吃住,再就是警卫。
    我奶奶做的一手好饭菜,她只不知道家里来了要紧的客人,其它一概不问。饭后,奶奶拾掇好碗筷,看上一壶热茶,说了两句客套话,就回到自己的房屋里,搂着和我同岁的小姑躺下了。以前东南楼里也来过陌生人,可奶奶都没大当回事,忙活完灶屋的活,自管睡自己的觉。可这一夜,奶奶通宵没睡踏实,不是听听隔屋的那娘俩,就是看看窗户外院子里的动静。
    其实比奶奶还紧张的是我爷爷、父亲和二叔。二叔和一名警卫员登上了枪楼,居高临下瞭望四周的动静。爷爷和父亲在屋里陪着另一名警卫员,这名警卫员打瞌睡的时候,手扔握着驳壳枪的枪把。张廷信就更不敢含糊了,他带着几名回民大队的队员,藏在西邻的民房里,眼盯着东南楼这边,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赶过来。这叫内紧外松,外人根本看不出个幺二三来。
    在我们家的东南楼里,江华夫人一行四人隐蔽了一天两夜。离开前,江华夫人化了装,穿上母亲一直没穿过的蓝布褂、青布裤,像是有钱人家的媳妇。一名有派头的八路,换上父亲的礼帽、大褂和皮底鞋,对外称是小金庄在上海经商的商人,带着家属到刘家林村走亲戚。小金庄在津浦铁路西面,也是一个回民村,我有一位姨奶奶家就在小金庄。
    第三天早上,江华夫人一行吃过奶奶做的早饭,就离开了东南楼。父亲和二叔,还有张廷信不能随行,这样容易暴露。走的时候,江华夫人骑着小毛驴,一个警卫员在前头牵驴,另一个警卫员挑着一副竹筛子,一边装着江华的儿子,一边装着一个柳条箱,外加一块石板。还有一个回民大队的人,背着一个布包袱跟在后面。这头小毛驴,也是我们家的,我去济南读书前,奶奶常抱着我骑着小毛驴去党家庄赶集。每次赶完集,先去奶奶的娘家吃午饭,再骑着小毛驴回刘家林。
    刘家林离党家庄有十几里路。中午时分,江华夫人一行到了党家庄。父亲早就和党家庄这面打好招呼了,所以很顺利的过了党家庄大街,眼看就要从火车站北面的桥洞子过铁路了,却迎面碰上了两个陌生面孔的特务。这空档儿,走来一个当地的盐贩子,他对回民大队的那个人说,哥们,家去喝茶吧。回民大队的那个人很机灵,说主家急着回小金庄,再来时家去喝茶。原来,他们认识。特务一听这对话,就没有查问。就这样,江华夫人一行也安全地过了津浦铁路。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位扮成上海商人的八路叫鲁宝琪。鲁宝琪是泰安人,济南省立中学毕业后,曾在在冯玉祥创办的泰山武训小学任教。抗战爆发后,他是泰安临时县委书记,参加过著名的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后来,担任过江华领导的八路军山东纵队政治部除奸科科长。护送江华和夫人过津浦铁路时,他已经是八路军鲁中军区敌工部的部长了,搜集日伪情报和护送领导干部过封锁线,是他的主要的任务。就在完成这次任务后不久,鲁宝琪因负重伤被俘后,拒绝日伪的饮食和治疗,导致伤情急剧恶化,光荣牺牲。
    也是在多年后,我才知道江华的妻子叫吴仲廉,她的儿子叫虞大江,当时才三岁多。吴仲廉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女中豪杰。她的入党介绍人是曾志,就连朱德的夫人康克清也尊称她吴大姐。她是一名老红军,自井冈山时期,就担任毛泽东的书记员。红军历史上有个著名的古田会议,决议是毛泽东起草,最初的版本就是吴仲廉亲笔抄写的。她呢,还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参加过红军西征。
    新中国成立后没几年,吴仲廉就担任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她是第一位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女院长,直到文革遇难前,她一直担任这个职务。毛泽东曾说过一句话,法院万岁,指的就是担任法院院长多年的吴仲廉。文革期间,吴仲廉不明不白的死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就连周恩来总理也查不清原因。
    1978年吴仲廉得到平反昭雪。历史有时巧合的令人,这一年我也得到平反。我唯心的想,这是因为她在我们家东南楼缘故吧,哪怕她当年只住过一天两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632 天

    连续签到: 19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1120

    主题

    9408

    帖子

    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8152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论坛元老

    退休皇帝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8-3-10 21: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歌声的翅膀_DPSG 发表于 2018-3-10 20:56
    父亲接到口信时,还在济南城里,口信是通过地下组织传的。党家庄地下党情报组织的负责人叫张廷勋,他和张廷 ...

    感觉像一部电视剧。人生就是如此曲折。
    爱国、爱教、爱人民、爱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歌声的翅膀_DPSG 发表于 2018-12-19 19: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一名回族子弟。我对清真寺最初的记忆是济南党家庄党西清真寺。这得从济南回族的历史说起。
    济南最早的回民聚居区有两处,一处在城西关,另一处在城西南郊的党家庄。我青少年生活、读书和工作,大都在这两个地方。
    济南回民的历史可追溯到元朝。元朝时期,济南西关一带的回民街叫回几巷,住在这里的回民叫色目人。色目人,这是元朝官方的叫法,民间的汉人叫我们回回。
    我爷爷讲,色目人中多数是波斯人。有文字可考的历史表明,我们的祖先来自于波斯。波斯是西亚一个古老的国家,大体相当于现在的伊朗。
    到了明朝,回几巷有了一个新名字,叫礼拜寺巷。这片不大的地界上,先后建起了好几座清真寺,清真北大寺是最古老的一座。
    党家庄最古老的清真寺是党西清真寺,主持建立这座清真寺的人叫李先春。李先春是我岳父李恩科的太祖,明朝时任济南的千总。千总是正六品武官,负责济南地方的治安。在千总任上,李先春建起了济南郊区的第一座清真寺。
    到了民国十四年(1925年),我岳父李恩科主持兴建了党家庄第一所现代完全小学,小学的北邻就是党西清真寺。我在党家庄小学读书时,常到清真寺里做礼拜。当时,党西清真寺的伊玛目是张登鳌。
    张登鳌是我奶奶的堂哥,我喊他舅爷爷。党家庄的张姓都住在张家胡同里,这条胡同可不是一般的胡同,晚清时期曾出过一名翰林,这位翰林是我奶奶的爷爷。我奶奶姊妹三个,她的父母就将五服之内的堂侄张登鳌收作养子。本来就是五服之内的族人,这么一来,更亲上加亲了。
    党西清真寺在党西村的西头,坐西朝东,门前有一对古代石虎,走进大门是礼拜殿,南北两侧各有三间讲堂,东南角是六间水室。与城里的大清真寺相比,它只少了邦克楼。
    穆斯林讲究五番礼,每天的清晨、上午、中午、晚上各做一次,每次礼拜前都有阿訇唱宣礼,召唤附近的人们来做礼拜。我因为上学读书,除了星期天,剩下的六天里,只参加傍晚的礼拜。
    张登鳌人很开明,他说,真主希望我们的后代有文化长知识,所以上学的孩子,白天自管读书,每天参加一次晚礼拜,每周参加一次聚礼,这就是一名好教徒、好学生。
    下午放学赶到清真寺,恰好是晚礼拜前的宣礼。这个时候,我父亲在镇子里的和鸣煤炭公司任外水经理,只要不外出公干,他大多会在院子里等我。我站在后面,透过前面大人的缝隙,能看见舅爷爷张登鳌肃穆的脸面和发白的山羊胡子。
    唱宣礼前,舅爷爷张登鳌会先捋一捋自己的胡须,接着他双手捂在耳朵上方,嘴里发出一连串缓慢悠长的声调。每一句唱到末尾时,声音会拉得格外长,可往往还没到最高处,声音就生生地断掉了,不过一两秒,那腔调又继续下来。这样反复几次,宣礼便结束了。
    宣礼是召唤人们来清真寺做礼拜,可那个时候,我听不懂唱词,只觉得这声音好听,比课堂上先生教授的三字经、千字文好听多了。这个宣礼的腔调,是我最初的声乐教化。
    长大后,我格外喜欢京剧,生、旦、净、丑这四大行当,我最喜欢须生的角色。须生的唱腔和念白都用真嗓子,讲究缓、高、亮、窄,这和宣礼的腔调有同曲异工之妙。

    我读党家庄小学是三七年的秋天,当时抗日战争已经全民爆发。日军占领北京和天津后,沿津浦铁路向南攻击,眼看就要打到了德州了。韩复榘的部队过了黄河,在鲁北平原阻击日军。
    这个时候,济南的抗战情绪十分高涨。有一段时间,学校停课了,老师带着我们打着青天白日的小红旗,天天到镇子里喊口号发传单,向居民和过往的人宣传抗日。
    宣传抗日离不开唱军歌。我们的校长叫张逢吉,自党家庄小学成立一直担任校长。他是一位老学究,不会唱新式军歌,只要他带我们上街,他就带头唱些老军歌。记得有一首民国初期的老军歌,叫三国战将勇,首推赵子龙,长坂坡前呈英雄。
    还有一首北洋时期的军歌《满江红》。这首歌是大军阀吴佩孚写的,我们根本就没听过,更不用说唱了。
    这首歌只有老校长张逢吉会唱。他走在队伍前面,合着脚步大声唱着,一副很滑稽的样子。我们跟在后面,他唱一句,我们大声喊一句:北望满洲,渤海中,风涛大作;想当年,吉黑辽沈,人民安乐;长白山前设藩篱,黑龙江畔列城郭,到如今,倭寇任纵横,风云恶;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
    等唱到末尾那两句,老校长张逢吉转过身来,举起双手,提高了嗓门: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这个时候,他也不是在唱了,是扯着嗓门在喊: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
    音乐老师带队的时候,我们唱新式军歌,唱《旗正飘飘》,也唱《义勇军进行曲》。
    印象最深的是《旗正飘飘》。这首歌朗朗上口,很有力量:旗正飘飘,马正萧萧,枪在肩,刀在腰,热血似狂潮,好男儿报国在今朝;国亡家破,祸在眉梢,戴天仇怎不报,不杀敌人恨不消。
    这首歌是电影《还我山河》的插曲,我看过这个电影。那个年代,电影院是人们心目中的天堂,不用说乡下,就是城里的孩子,能看一场电影也是很奢侈的。在党家庄小学,我是唯一去城里看过电影的人。
    济南最早的电影院是小广寒影院,在经三路与小纬二路的交汇处,打我记事起,我父亲和我奶奶每年带我来看一两次电影。读小学前的夏天,我父亲带我来看电影,看的就是这个《还我山河》。
    那个时候,清真寺也成了宣传抗战的地方。我舅爷爷张登鳌人很开明,也很有爱国心。他有一句话,叫爱国是回民信仰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们回民每周一次聚礼,过去是在星期六的下午。党家庄小学从校长、先生到学生,清一色的回民。读书不忘念经嘛,所以到了聚礼日,大家都去清真寺听张登鳌念呼图白。
    念呼图白主要是讲《古兰经》。在聚礼上,张登鳌讲,穆圣不允许我们以怨报怨,以恶报恶,但当国家和家园遭到敌人武力侵略时,为了保护生命,为了保护教义,我们应当去抗争,去抵抗,直至还我山河,还我家园,只要不是在清真寺里,在那里发现他们,就在那里消灭他们。
    这表面是在讲《古兰经》,其实分明是在讲眼前的抗战。
    清真寺里的一位高目,私下劝我舅爷爷张登鳌,说你不要公开说这些话,这里毕竟是清真寺,再者说了,日本人来了,对你不利,对清真寺也没有什么好处。
    他很生气,反问人家道:我讲的都是穆圣曾经讲过的话,《古兰经》里有条文,它日本人怎么了,它来了能烧掉清真寺不成,你要怕,以后别来这里做礼拜了。
    在济南城里和城郊,清真寺十几座,有名望的阿訇也不只我舅爷爷张登鳌一个人,但最早公开发声,鼓励人们抵抗日寇的,他可以说是第一个。
    我舅爷爷张登鳌有三个儿子,张廷勋、张廷信、张廷厚,后来不是参加了地下党,就是参加了八路军的回民大队。这是后话。
    单从外表看,党西清真寺很普通,可早在第二次北伐战争时,党西清真寺就名声在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码激活小程序

    网络安全法|意见|手机版|标签|备案许可证:粤ICP备17038699号-2|珠海世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本站已运行

    公安备案号:粤公网安备44040202000779号

    安全监测 可信网站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友,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


    “中华民族一家亲 同心共筑中国梦”

     

    快速回复 快速发帖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